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书屋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 >> 第224章 幕后

殷玄是什么样的心理变化聂青婉是不知道的,她也没兴趣去关心他的心理变化,见他坐在马车里认真看书,她就不去管他了,她与聂音和任吉说话。

士兵们的伤口都涂了止痛药,进行了药理包扎,原地休息了一天。

在这一天的休息时间里,聂青婉领六个年轻将领去了那个埋伏的树林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包括那些死在树林里的一千箭手,包括下兽夹的那些地方。

那些箭手死的横七竖八,有些人的衣服被割破了,露出了里面的战甲。

聂青婉让任吉取了一个战甲来看,顺便也取了一把弓和一把箭。

那战甲没什么特别的,质地很差,重量也颇重,属于原始打造法,穿这种战甲不容易移动,就是近防之用。

聂青婉看完战甲,又递给了任吉,然后看那把弓,再看那箭。

看完这两样东西,她转身上了马车。

等士兵们休息的差不多了,她就喊了起启。

纵然半路有埋伏,但行程不变。

聂青婉要去南方的小国丰丘,线路就朝南行进。

殷玄坐在那里看书,聂青婉跟任吉和聂音说着那战甲以及那弓那箭的事情。

聂青婉看过那战甲和弓箭了,任吉和聂音也看过,殷玄自也看过,所以,在他们三个人讨论的时候,他纵然在专心看书,也会时不时地瞥过去一眼。

聂青婉说:“此处刚出大殷地界,周边没有任何小国环饲,此处树林已经过了大殷士兵的守防范围,所以这一千弓箭手来自哪里,还真不好说。”

任吉道:“看那战甲和弓箭的粗糙做法,不像有能耐的小国所为。”

聂音道:“不能耐,敢这么设埋伏吗?”

殷玄抿了抿嘴,心想。这一千弓箭手来的出奇不意,但一定是很早就潜伏了过来的。

也许曾经还在大殷帝国的帝都怀城里晃荡过呢。

虽然太后有心去灭其他小国,但从没有关闭过帝都怀城与外界的商贸来往以及人员走动。

外人通过正常检查之后皆可入帝都怀城,也可能这一千人并不是来自于一个小国,而是好几个小国。

不过,人都死了,想问也问不出来了。

看衣着和面相也不大看得出来他们是来自哪个国家,听口音的话,或许能分辨。

但是,太后好像压根都不在意这些人是谁,来自哪里。

也是,殷玄想,她向来做事利落。干脆决绝,她本就打算要灭所有小国,所以管他们来自哪里呢,不管来自哪里,都妨碍不了她。

但敌人在暗,我方在明,少不得以后是要吃些苦头的。

殷玄想了想,说道:“有一就有二,我担心后面的暗袭防不胜防,是不是得提前准备一下?”

聂青婉看向他,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殷玄说:“没有。”

聂青婉冲任吉说:“去把封昌几个将领喊来,咱们议一议。”

任吉嗯了一声,掀开帘子,打开马车的门,出去,喊停了马车,然后下去,向几个骑马在前的几个年轻将领们说太后宣。

于是队伍全部原地待命。

以封昌为首的五个小将领们进了马车里面。

殷玄抬头看了陈温斩一眼,然后又默默地垂下,挪了一下位置,把正在看的治国之策也合上了。

马车不大,但也不小,可一下子容纳这么多人还是有些拥挤。

好在,挤一挤还是坐得下的。

陈温斩一进来就毫不客气地往聂青婉身边一坐,殷玄也坐在了聂青婉身边,然后一次排开是聂西峰。聂不为,封昌和殷天野,任吉和聂音坐在后面的条榻上,随时伺候。

几个人窝在马车里,讨论着如何防备暗袭之事儿。

封昌最有经验,他说:“白天的暗袭好防,但晚上不大好防,我觉得我们得排兵以应晚上可能出现的偷袭之事。”

聂青婉说:“出兵这事儿我们是晚上行进的,怀城里的百姓们都不知道,但这些人却知道了,可见他们是在日夜监视我们,指不定今天除了这一千弓箭手外,还有另一拨暗中窥视的人。要想断掉时不时会出现的偷袭暗桩,就得先拔掉这些暗中的眼睛。”

聂西峰说:“我带人去。”

聂不为说:“我也去。”

殷天野坐在那里沉默不言,只是抬起头来看了殷玄一眼。

殷玄没应腔。

陈温斩道:“拔眼珠子这事儿我擅长呀,我去吧,这事儿我也熟。”

两年前灭荇国和百川国的时候,陈温斩就干的这种拔眼珠子之事儿,他确实比较擅长了,而且,他的性子也十分适合做这事儿。

聂青婉道:“那你去吧,带几个人,小心点。”

陈温斩咧开森森白牙,笑道:“太后放心,完不成任务我就没脸带兵了,你等着好消息吧。”

说完,他先弯腰下了马车。

其他人继续在马车里部署,倒不是部署作战,而是部署如何应对随时会出现的偷袭之事儿。

一个时辰后,四个将领从马车内出来了,然后队伍又继续行进。

陈温斩带了几个人离开了大队伍,去了哪里,无人知道。

晚上,当队伍前往以南方位拐进的时候,在路口的方位,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从头到脚蒙着盔甲,一眼望去浩瀚无边,漆黑的盔甲印在月影之下,甚是骇人。

封昌和聂西峰骑马在前,后面跟了大约五十个士兵,然后是聂青婉的马车,后面又是聂不为和殷天野,再后面是大部队士兵,中间又夹了好几辆粮车。

那些人就出现在拐口处,封昌和聂西峰刚转过来就吓了一大跳,连忙喊停,从后面的士兵手里拿来箭,搭弓就射了过去。

聂不为和殷天野领兵前来,正准备发动进攻,结果发现,那些人一动不动,被射了也不知道躲一下,虽然看上去密密麻麻,威武雄壮,可丝毫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

聂西峰眯眼,当即一夹马肚,冲了过去。

封昌喊他:“小心有诈!”

聂不为和殷天野也冲了过去。

他们倒要看看,这些人在搞什么鬼。

三个人一前一后骑马上前,遇到人就一剑砍了下去,结果,人被剑分成两半,衣服碎了,露出里面的真容。

不是肉身,是干草垛子。

聂西峰冷着脸,拽着马缰跑到聂青婉的马车前,隔着车窗,冲她说:“前面全是草垛子伪装出来的士兵。”

聂青婉说:“点火烧了,给他们放信号。”

聂西峰挑眉,一时没听懂。

聂青婉说:“你们领兵去东西北三个路口看,那里也一定有跟这儿一模一样的草垛子。”

聂西峰狠狠地沉了沉眉心,掉头就喊了聂不为和殷天野,让他们领兵去另两个路口,他带人去东路口,看情况。

看完情况回来,三个人汇报,说道:“确实如太后所料,那三个路口也有一模一样的草垛子。”

殷玄蹙眉,一下子就想明白聂青婉为什么说要点火,给他们放信号了。

这些小国们在每个路口都伪装了士兵,无非是为了确保他们对太后的行踪掌握无误,这暗中布局的人似乎对太后也相当的了解。

也对,太后在研究他们的时候,他们可能也在暗中研究太后。

以一千弓箭手来打头阵,试大殷士兵的水深,同时也让太兵有了警觉,那暗中的人可能也知道太后会暗中派人去找周边的眼线,进而灭之,所以,为了掌握太后行进的动态。他们就在每个路口设了这么一个关卡。

干草垛子。

可真是想的出来。

殷玄弯腰出了马车,看了一眼前方密密麻麻的那些假的士兵,这得花多少时间,花多少人力才能做出如此庞大的阵势。

殷玄冷笑,装神弄鬼,却也不失为一种好的妙计。

但太后明知道这些人的用意,却干嘛还要给他们信号呢?

殷玄又进到马车内,问聂青婉:“太后是想将计就计,把行程告诉他们,引出幕后布局之人?”

聂青婉说:“我们要去的是丰丘,丰丘地处南方,若幕后之人是南方之地的君王,一定会继续设暗袭的关卡,如果不是南方之地的君王,在这里他们就后终止行动,暗袭不会有了,但他们会与南方诸地的君王们密谋联系,我要的,也只是他们自己上门罢了。”

殷玄说:“丰丘很小,若我们被围,会很被动,也会很危险。”

聂青婉说:“我们出来带的军粮并不多,占据丰丘是因为丰丘其实是个土沃田肥之地,只是受蝗役和涝灾的影响,才会积贫积弱,我们要养兵,就先要有粮,只要有粮食吃,就不怕围城,而且出兵和迎战是两个概念,丰丘那个地方,不适合出兵,只适合迎战,我们行军前往,加快速度,半月就能到达丰丘,再用三天时间占领丰丘,最多二十天。而小国们若来围攻,也得在一个月之后了。而一个月之后是丰丘蝗役猖狂暴发的时候,蝗役暴发不久,涝灾也会来,这是天然灾害,却可以成为我们击溃敌人的最好武器。”

她看着殷玄,说道:“打仗讲究因地制宜,这就是实践。”

殷玄说:“听起来不错,但若执行不好,那就会面临四面包围的危机里。”

聂青婉说:“知道执行不好会有危险,那就一定要执行好。”

殷玄抿唇,不说话了。

聂青婉说:“你也去吧,让他们把草垛子都烧了,这些火既是给敌人信号,也是给陈温斩信号,相信草垛子烧完,陈温斩也回来了,之后就加快速度,前往丰丘,若我猜得没错,接下来的路就会十分顺畅了。”

殷玄低嗯了一声,又出去了。

他亲自领头,带着封昌和殷天野以及聂西峰和聂不为还有另外一万士兵,去将那些草垛子烧了,快烧完的时候陈温斩回来了,手里提了好几个人头。

殷玄一看到那几个人头,当下就过来,冲他说:“拿远点儿,这么血腥的东西也往太后跟前拿。”

陈温斩撇撇嘴:“我得让她看一眼呀。”

殷玄说:“不用看。”

他指指远处的火堆:“扔进去烧了。”

陈温斩顿了一下,没听见里面传来聂青婉的声音,他只好照殷玄的话说,把那些人头扔到火坑里烧了。

再返回来,聂青婉已经出来了,她站在马车前端,看着远处的大火,目光沉静,小小的身板被月光照耀着,拉出极长的影子,影子从马车上一路折射到地面上,折出诡异的弧度。一如她此刻眉间外的凤纹。

几个将领全都站在马车四周看着她。

聂青婉收回视线,冲陈温斩问:“眼睛都除掉了?”

陈温斩说:“除掉了。”

聂青婉转身往马车里钻,说道:“起程,往丰丘,半月内一定要赶到。”

几个人应声,看着她进去了,殷玄跟着进去,其他几个人返身上了马,然后加快行程,往丰丘去了。

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南临丰得到了消息,华图得到了消息,蒙刚,姚赵,赫真也得到了消息,除了这五个人外,还有一个人,坐在自己的王座里,静静地听着探子前来的汇报,此人不是五国联盟之一,却也是大殷周边的小国之一,却有着深藏不露的实力。

殷玄取天子剑的时候,派人暗杀殷玄的是他。

殷玄和聂青婉在小路上遇伏,遭到剑者和刀者拦路的幕后策划者还是他。

包括之前的那一千弓箭手,那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草垛人,皆是他的手笔。

此人听着底下人的汇报,低声说:“去了南部么?”

属下回答:“是的。”

王者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看南临丰如何做了吧,咱们打打擦边球,若能趁乱将太后劫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属下说:“我们在四个方向都派的有人,要撤回来吗?”

王者说:“交给左翼,传达一下我的意思,我要的是小太后,不要伤她,这么漂亮又聪明的女人,死了是所有男人的损失,要是大殷的太后成了我国的王后,你说大殷该怎么办呢,他们是举兵来犯呢还是不举兵来犯呢?”

属下沉默,不敢应话。

王者也不需要属下应话,只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历时半月,急赶慢赶,终于在六月中旬到达了丰丘,还没进入丰丘地界,丰丘驻外的将l军们就领兵前来拦截。

太后领十二万士兵一路赶来,丰丘怎么可能没有听到风声。

听到了,也老早就做了备战。

但可惜呀,丰丘举全国人数加起来撑死五千人,就算往外借兵,借的也只是少数。融合下来最多一万,怎么抵挡了十二万大军呢?

一万拦路的士兵被轻而易举的制伏,聂青婉没让殷玄杀他们,留着他们进了城。

进了城,一路直奔丰丘皇宫。

城里的百姓们全部闭关锁门,不敢出来。

丰丘皇宫人心惶惶,城门已被大殷士兵占据,守城门的人是聂不为和殷天野,领兵驻扎在街头每个角落的人是聂西峰和陈温斩,随着聂青婉进宫的是殷玄和封昌,以及殷玄和封昌所领的那四万精兵。

当然,还有任吉和聂音。

丰丘国王跪在皇宫门口迎接,挨着他身后跪成一大片的是丰丘的大臣以及皇宫女眷。

聂青婉的马车一路驶到门口,殷玄已经下了马车,骑马领甘城护卫在马车左边,封昌骑马领戚虏护卫在马车右边,后面是四万精兵。

马车过皇宫大门的时候停都没停,一路进去了,亦等四万精兵沿着城门一直排到了街头巷尾,马车这才在停在皇宫内苑的深处。

聂音和任吉一左一右地撩开车帘,护卫着聂青婉出来。

丰丘国君立刻领朝臣以及诸妃们前来拜见。

丰丘国国君姓任,单名一个滕字,他从来没见过大殷帝国的太后,也从来没有去过大殷帝国。

纵然他是一国之君,但其实他没见过什么大场面。

丰丘每年都会被蝗役肆虐,还会突发涝灾,虽然有仿效大殷扩建水利,但还是会隔三岔五的发生涝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六月一到任滕就十分揪心,让各家各户做好防蝗虫的准备,这还没应对上蝗虫呢,大殷就领兵前来了。

太后要灭小国的心任滕是知道的,可知道归知道,他却无能为力呀。

如今各国惶恐,实力好一些的国家还能结个盟,共同抵抗,可他丰丘地偏弱小,跟谁结盟呢?

没人结盟,所以,太后一来,他就知道,他丰丘完了。

任滕跪在那里,头垂着,双手高高举起,奉上丰丘国的玉玺。

聂青婉看着那玉玺,冲殷玄说:“毁了吧。”

殷玄当即一抽剑,剑身只出了一指长,便有一股凛寒剑气俯冲而下,劈斩向任滕高举起来的那个玉玺,随着殷玄的拇指一扣,剑入鞘的瞬间,那完好无损的玉玺就碎成了粉沫。

任滕吓一跳,脸色霎时一白,举着托盘的手直抖个不停。

大臣们全部跪在后面哆嗦着。

宫妃们、皇子公主们也全部跪在那里哆嗦着。

聂青婉说:“不杀你们,都起来吧,跟本宫说一说本地的蝗役情况和涝灾情况,及早地做一些应对吧。”

六月天热,纵然是南方,也烈阳顶空。

聂音撑了伞,挡在聂青婉头顶。

看上去不热,可这么站在外面,一会儿的时间就该汗湿了衣服。

聂音小声对聂青婉说:“去宫里说吧,那蝗役和涝灾是丰丘的顽固之症,一时半刻可说不完,一路赶来。士兵们也累了,让他们歇歇,乘乘凉,你也歇歇。”

聂青婉转头看了一眼殷玄,又看了一眼封昌,还有那些两边排开的大殷士兵。

看到他们额头的汗都顺着脸颊流下来了,一副着实热的不行的样子,她点了点头:“依姑姑的意思。”

聂青婉转头进了马车里面。

聂音传达聂青婉的话,说进宫去谈这件事情。

任滕自然不敢回嘴,起身跟着进了宫。

聂青婉在城门之外没有杀一个丰丘之人,任滕知道,太后不是来屠戮他们的,他们想保全,就只能配合太后。

玉玺毁了,也就是说,丰丘国不在了。

丰丘会如同两年前的荇国和百川国一样,成为大殷领土下的一个郡,丰丘郡。

而他这个君王,若是表现好,会被封个郡守,若是做的不好,那就做个市井平民。

其实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丰丘能不被蝗虫肆虐,让他做什么都行。

聂青婉坐下后,聂音和任吉伺候着给她备吃的和喝的,殷玄和封昌一左一右带剑侍在身侧。

聂青婉喝了一口水。解了渴后,喊殷玄坐过来。

殷玄看她一眼,听话地坐了。

聂青婉看着他额头以及脸颊两侧的汗,问道:“很热吗?”

殷玄说:“不热。”

聂青婉让任吉给殷玄也倒了一杯水,殷玄端起来就喝了,喝完,这才看向站在大殿前方的任滕以及那些大臣和宫妃们,还有后面跟着的皇子和公主们。

扫一圈回来,殷玄问聂青婉:“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聂青婉说:“不用。”

她把任滕喊过来,冲他说:“先治蝗役,再防涝灾,从今天起,丰丘所有人听从本宫的吩咐。擅自行动者,本宫不给任何解释的理由,一律处死,另外,从今天起,封城,所有百姓不许外出,进城者自有我大殷士兵过检,你的任务是安抚百姓,传达本宫的善意,让百姓们配合,不要让他们心生惶恐,产生负面情绪。”

任滕抬眼。这才敢正儿八经地看着大殷的小太后。

刚在外面,没敢看。

这看了才发现,原来小太后长的这么好看,若她不是坐在这里,说的那么一番话,他会把她看作是一个闺阁里的贵气小姐。

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居然有如此狠辣的野心,想要吞并周边的所有小国。

也是,殷祖帝那个老鬼选的皇后,能是个软柿子吗!

任滕垂下眼,应道:“全凭太后做主,太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我能做十分。一定不会偷懒做九分。”

聂青婉道:“派一些人去安抚百姓,再留一些有经验的人,来说说蝗役之事。”

任滕应了,转身喊了一些大臣们,让他们迅速去安抚百姓们,又喊了几个肱骨大臣们过来,跟太后一块议怎么解决蝗役。

至于那些宫妃和皇子以及公主们,聂青婉让任滕打发了。

议了一下午,没议出什么结果,聂青婉有些累,就让任滕他们走了。

任滕是君王,住在皇宫,如今聂青婉来了。那任滕就不能住皇宫了。

但不住皇宫,他住哪里呢?

他还有那么多的妃子和孩子呢。

聂青婉不住他的地方,另收拾了一个宫殿,跟殷玄住了进去。

封昌他们就随意了,这宫里的房子多,随便找一个住下,有吃的地方和睡的地方就行。

疾步行军,不说聂青婉累了,就是封昌和其他士兵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晚上,城门那里依然轮流值班。

聂西峰和聂不为以及陈温斩和殷天野一天一夜轮岗职守,皇宫里面是封昌和殷玄轮岗职守。

但睡到半夜,皇宫里忽然走火了。

喜欢凤唳九天:妃狂天下请大家收藏:(www.kaixishuwu.com)凤唳九天:妃狂天下开心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最新章节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全文阅读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txt下载 - 繁华锦世的全部小说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 开心书屋

猜你喜欢: 味香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梅花玉环绶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娇术我绑定了神医系统昔欢兮欢金陵羽扇秦淮歌锦桐金童记丧尸不修仙绝品贵妻画满田园最后的女相嫡女煞妃农女逆袭种田忙原配宝典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首辅家的小娇娘清朝穿越记富贵芳华皇上,请您雨露均沾悍妻当家:相公,快耕田!农门锦绣拈花一笑不负卿
完本推荐: 魔鬼主教全文阅读近身医王全文阅读我的不死外挂全文阅读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全文阅读玄真剑侠录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仙医狂徒全文阅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文娱不朽全文阅读圣尊碑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全文阅读我死党穿越了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倚天应龙记全文阅读占个山头当大王全文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全文阅读【快穿】沦陷在圣母光环下的反派们全文阅读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开局炸了太极殿我是一只猫天师文明之万界领主前任遍仙界万古第一帝极品全能狂医火影:我真的死不了贵族血脉从玄幻三国开始末世炮灰养娃记农门商女种田忙小道士入赘我的微信三界聊天群神级盗墓聊天群特种兵:开局被招安赘婿当家我是小火龙我的神器是鼠标LOL之魔鬼教练哈利波特之魔力之源快穿之美人改造计划韩四当官万千之心末世:开局一头基多拉仙韵传高武大宗师王妃复仇计划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透视小神农慕医生,你老婆又闯祸了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繁华锦世的全部小说 - 凤唳九天:妃狂天下 开心书屋移动版 - 开心书屋手机站